犯困的木棉

在e3捞到了阿尼甲 (*^▽^*)

跟大家说个有点神奇的事:昨天早上我在抽卡,期间我同桌给我发了条微信,然后二十抽抽到了小白,后来我就去看她给我发了什么,是首歌,就是那首《非酋》。还有更神奇的,今天回学校,跟我同桌的后桌聊了一下,她是个玩第五人格的妹子,她说我同桌昨天也给她发了首《非酋》,然后她就抽到了奈布那个小狼崽的皮肤,还说这帮她省了不少碎片。我不清楚这是不是什么立反flag的玄学,我只想说:我同桌上辈子一定是条锦鲤!

这次十几发就出货了,all800出奇迹!

审神者和她的阴阳师朋友

这篇文是我和同学聊游戏时的脑洞,审神者的原型是我同学,阴阳师的原型是我。

正文 :

        审神者以前经常想,自己的阴阳师朋友那么作死,自己怎么就没有打死她。
    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,阴阳师开始频繁地出入自己的本丸呢?审神者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,可能是从那次手入后开始的吧。那时审神者才刚上任没多久,除了初始刀清光是30多级的,只有一把胁差和两把短刀是20多级。那次出阵的队员有 : 打刀加州清光(队长),打刀蜂须贺虎彻,胁差鲶尾藤四郎,短刀小夜左文字,短刀药研藤四郎和太刀狮子王。那次审神者是想让等级最高的清光带队帮刚来的狮子王升级,谁料到会碰上检非违使,虽然最后是胜利了,但小夜重伤还爆了真剑,其他的刀也都受了情伤或中伤,吓得审神者赶紧把他们召回本丸。
       手入室只有两个位置,审神者安排重伤的小夜和轻伤的鲶尾先手入,其他的刀只能排队等着。
       明明伤口很痛,却还安慰自己没事,审神者当时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 这时,审神者想起了自己当阴阳师的朋友。她当阴阳师的时间比自己当审神者的时间要长,手下还有好几个擅长治愈的式神,应该能帮自己的刀疗伤。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审神者赶紧拿出手机给阴阳师打电话,电话那头的阴阳师听了,二话不说,抬手画了个法阵,拉着一个蓝色短发的女孩(萤草——丹枫秋意皮肤)来到了本丸。

       绿光闪过,刀剑们的伤都被治好了。
       “主上真是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啊。”这是在场的刀剑们的心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嗯,你们主上的确是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,各种意义上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,还是同样的刀,出阵同样的战场,不同的是这次阴阳师和她“儿子”——日本三大妖之一的大天狗也跟来了。为什么呢?阴阳师是这样说的:“我朋友的刀被虐得那么惨,我怎么可以不帮她报仇呢!”明明是一个问句,硬是被阴阳师说成了感叹句。
      这次也碰上检非了,那些对于刀剑们来说很难对付的敌人,人家大天狗放个大招,要么死,要么就只剩个血皮。

      6星满级的SSR,就问你怕不怕。

       当然前面我们也说过阴阳师是个不得了的人了,例如,她特别喜欢作死。
       像前段时间,审神者锻出了江雪左文字,那时阴阳师也刚好在本丸。在知道江雪是把信佛的刀后,她把一个名叫青坊主的式神召唤了过来。只见这一刀一妖“确认过眼神,你是对的人”就手拉着手,一起去讨论佛学了。审神者当时一把抢过旁边的山姥切国广的本体,满本丸的追杀阴阳师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上次,阴阳师召唤出了御馔津,还把她带到了本丸来。当时正在内番的小狐丸一听到稻荷神大人来了,也不管内番了,跟在人家后面,又是倒茶又是端油豆腐的。看着“内番+0”的报告,审神者一把抢过旁边的烛台切光忠的本体,满本丸的追杀阴阳师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前几天,阴阳师带着狸猫来到本丸,那时审神者有事出去了。当狸猫,次郎太刀和日本号三个酒鬼碰到一起会发生什么呢?反正等审神者回到本丸,看着满地的空酒瓶和空空如也的小判箱时,她一把抢过旁边的压切长谷部的本体,满本丸的追杀阴阳师。
        阴阳师迟早会把自己给作死,这是审神者和全体刀男的心声。

八岐大蛇复活

       阴阳师报名参加了封印八岐大蛇,在出发前,她又来了一次本丸。
       “我要走了,你可千万别想我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不会想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我走了,下次在带着我可爱的崽崽们来玩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不不你可千万别再把式神带来了!”

晚上

       药研夜战归来,路过审神者的房间,听见她在说梦话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不会想你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别再带式神来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式神……吗?看来大将是梦到那位阴阳师大人了,说起来,真是好久没见到那位阴阳师大人了。

       毕竟,那位阴阳师大人已经在两年前封印八岐大蛇的战斗中,牺牲了啊。

60抽3个SSR,收获了17片药郎碎片(*^ω^*)

【剑琴】歪歪

想问问
歪歪  你的那头几点几分
歪歪  你的那边是否还冷

《歪歪》

正文:

       天冷了,却再也没有人对青莲剑说一声:“多穿点衣服。”了。
       青莲剑和工部琴是在大学的入学典礼上认识的。就像老套的恋爱小说里的情节一样:男主角对在讲台上发言的女主角一见钟情了,工部对青莲一见钟情了。不一样的是:青莲是一个大帅哥。更巧的是,两人都是文学系的,还是同一个宿舍的,工部睡在青莲的上面。
       工部自认为自己的小心思藏得很好,殊不知,在舍友和同学的眼里,他脸上就差没写着“我喜欢青莲剑”了。青莲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,同时性格也很好,在校园里交到了很多朋友,但最要好的还是睡在他上铺的工部。工部从小就身体不好,大二的时候,发了一次高烧,过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好,期间一直是青莲在照顾他。后来,青莲发现自己对工部特别上心,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对兄弟的关心,经过周围人的暗(明)示,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工部。
       接下来就不用多说了,青莲告白,并成功收获了一个男朋友。工部是一个很体贴的恋人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的原因,他特别关心青莲的健康,见青莲打一个喷嚏,咳嗽几声都会紧张的不得了。青莲常常说:“工部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了。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青莲以为他和工部能一直在一起,如果没有那辆车的话,现在工部一定还在自己身边。
        那年,青莲和工部要毕业了,他们想给导师送一个礼物,就一起去买礼物。来到一个十字路口,绿灯亮起,青莲牵着工部的手走上斑马线,可是从他们的左边冲出一辆越野车,撞倒了他们二人后又和一辆觉轿车撞上才停下。有四个人被送进医院,最后出院的却只有青莲一人。越野车的司机和轿车司机在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就没气了,工部因为身体弱,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。青莲出院那天,他是拿着自己的毕业证书和工部的死亡通知单出的院。
        越野车司机是醉驾,家属赔了一笔钱给青莲,可青莲不想要钱,他只想要他的工部。
        工部是在一个雨夹雪的日子下葬的,那天天很冷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,青莲去看工部了,工部走了差不多四年了,今天也是雨夹雪,也是很冷的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工部,你那边冷吗?
        我这边很冷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……我好想你。

登录平安京的第365天,妖刀小姐姐来了。

2017的最后一天,他们在……

现代设定,以下是正文

狗崽的场合:
       “大天狗你快点!”“来了来了,小狐狸你别跑那么快,小心摔了。”今天是2017的最后一天,大天狗专门空了一整天的时间来陪妖狐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自家小恋人笑得那么开心,大天狗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也年轻了好几岁。今天在体育场有跨年晚会,妖狐老早就买好了票,拉着自家男朋友在外面等着入场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5,4,3,2,1——新年快乐!”庆祝新年的烟花如约升起,在妖狐亮晶晶的眼睛里留下了好看的图案。看着妖狐高兴的样子,大天狗温柔地笑了,他靠近妖狐,在嘴角留下了一个吻。妖狐红着脸不说话的样子真是太迷人了,大天狗心里这样想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天狗你明年也要陪我一起跨年哦!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荒目的场合: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荒川是一个白领,一目连是一个大学生,两人是邻居也是发小,所以荒川在一目连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告白,一目连也爽快地答应了倒不像是什么意外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荒川最近很忙,一目连也在忙着考试,总得来说就是两人最近这段时间都处于一种睡眠不足的状态。所以跨年这种东西,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。
        你看,在2017的最后一天,他们早早的睡了,他们穿着情侣睡衣,荒川借着身高优势把一目连整个圈在怀里,一目连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也把手放在荒川的腰上搂着他一起睡。祝你们好梦。

博晴的场合:

       “晴明你改完了吗?”“改完了。”“那我们回家吧真是累死我了。”“嗯,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都是高中老师,前段时间他们学校刚考完一次模拟考,为此老师还要在2017的最后一天回学校改卷。为此博雅老师很不高兴:你们这群兔崽子考的那么差还浪费我和晴明的约会时间,等回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(◦`~´◦)
       改了一天卷的两位老师可以说是身心俱疲,他们只有一个想法:感觉最近学习有点退步了,等寒假给这群兔崽子/学生们多布置点作业,回家赶快睡觉,明天起早点和晴明/博雅出去约会。
       你们俩还真是恶魔老师呢。

这是2017的最后一更了,最近比较忙,写的文可能比较烂,因为最近用脑过度,傻了(你够了这什么烂借口),不管怎么样,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2018也请多多指教。

单抽抽到了淑女姐姐。

十连抽第一个就抽到了吞哥。